关于高邮咸鸭蛋,我知道的不多

“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汪曾祺的软文把高邮鸭蛋推到了度娘首页,以前我不知道高邮的鸭蛋到底有多好,工作后跑了很多地方,才知道家乡的鸭蛋是真的好。

小时候,如果没有咸鸭蛋,我是绝对不会喝白粥的。煮白粥一定要用那种米油丰富的好米,粘稠度高,颗粒分明,配上高邮的咸鸭蛋,拿筷子一捅就出油的快感就着滚烫米汤下肚的热乎,是至今很多事情都无法超越的。

很多北方的朋友对咸鸭蛋也有着异乎寻常的感情,坐在我对面总是忘刮胡子任其自由生长的山东大哥在遇到好吃的食物后会低着头沉默一会儿,再反复说上几句“可以的”。当他歪着头说起年幼时吃到的咸鸭蛋,会停顿一会儿,然后回味一句“可以的”。他们习惯把咸鸭蛋卷在刚出锅的烙饼里,使劲儿撵一下,蛋白蛋黄都撵开,就着又有嚼头又热乎的烙饼吃,www.241240.com,那种感觉,别提了。还可以把鸭蛋的蛋黄油滴到那种撕开中间有点空的饼里,然后把鸭蛋夹在中间,一口咬下去……天上人间。

极致的咸鸭蛋,蛋黄有味,蛋白不咸涩,一筷子插进去——立马就流出油。好的高邮鸭蛋就是这样的,如果上语文课或者美术课向小朋友们解释到底什么是红沙油和白细嫩,真应该把高邮鸭蛋拿到教室里去。

标签 高邮咸鸭蛋 高邮 鸭蛋 我知道 麻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